空憬璟_二景要抱抱

(混更潜水)感谢红心分享,私信点梗笔芯biubiu~

【九点与辰什】我们不熟③

好吧我知道我写的多……(●—●)不好orz
“穿成那个样子,还故意撞到老子,明显是别有所图。”
“那样的女孩子,我不知道见到多少,一群XX。”

两女孩的接收器(耳朵)突然失去信号。指腹在耳廓旁无意间摩擦,九点的小脸儿窜红一下子把脸埋在某人怀抱里。
变成番茄.jpg

某学校学生资料大量泄露,微博某个
大V开始利用网络平台升起谣言
某高校女生到某妇科医院滑胎手术与社会人士来往密切疑似进行人体藏毒交易……

面对外界质疑,校方最终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方式,放九典和米嘟嘟回家一周,进行家访查证消息真实性..……
回复:涉及侵权,有权要求停止此行为并道歉删博。
【该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有个律师伯母就是帅。嘟嘟表示
那你做我夫人啊?辰木凑上来
我和你不熟..

什么东西在心底发了芽,正芬芳。负了谁也不能耽误年华

      又麻烦伯母了.  九奥表示

      我的人不许外人欺负,辰付揉毛

      噫,没错是了,心肌梗塞的感觉,在这个微凉的秋给他们留下了芬芳

【辰什与九点】我们不熟②

还有最后一小点点,我有打算写点短的,毕竟我自己都懒得看长段。然后看完又翻翻标签,嗯?
二景要评论要评论_(:з」∠)_

辰沐轻轻跃起,牢牢地把它握在掌心里。

      接受了小哥哥谢意的辰沐最后把那一小只的气球绑在了嘟嘟的小书包带上。
     “挺合适你的。”
     “你干嘛把它抓回来。”哼唧
     “我想我有能力给它更大更安全的领域”
     于是小辰get到了:来自米嘟嘟的白眼一记,还有老哥与嫂子老夫老妻般赞许的微笑。

     

      四人双双坐上摩天轮的气氛是很微妙的。于是辰沐又get到了:坐在和自己一个箱子的对面老哥的白眼,和嫂子友善的微笑。

      “九典我支持你和辰什一起。”
      “谢谢嘟嘟”
      .
      .
      .
      “不考虑下我吗”

      摩天轮缓缓地转动着,不远的旋转木马处传来好听的乐声,人群噪起来,灯由中轴亮起向外延伸,然后照亮整个场馆。九典拉着嘟响在这儿乱跑,身后的两人追得无奈。
     在人群中穿梭,忽不小心遇到了一位不好惹的,他正用他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两位姑娘,步步逼紧不断缩短间距。
     周围没人有帮助的意思。围起来索寻热闹。看起来就是动物园笼里笼外的双方,可谁有真正清楚,自己究竟是参观者还是被参观者呢?

     

      “收起你可悲的想法”,辰沐将双方分隔
      “怎么想当英雄?”

     看着围上来的对方的兄弟,
     辰沐本想上去教训。眼前只看到一个小小的气球随风飘上夜空,身子被人一拽,飞速向前、嘟嘟拉着这想1打12的傻子奔着。            
     真是笨死了。

     有时警局的茶水是凉的,四人刚好赶上这份凉茶。

【辰什与九点】我们不熟


      我死党看完手版问我第一篇的九典死党为啥没名,并且表达了自己的强烈抗议于是╮( ̄▽ ̄)╭,二景要评论要评论_(:з」∠)_
 

      米嘟嘟,九典的死党
      性格因母亲严教形成畸形

     家里长辈的乖乖女。在外是老师们眼中的怪胎。成绩优异的年级榜首,娇小可爱的她本是最讨人喜爱,却是母亲不许什么,她就做什么的问题生老大。
    不许谈男票,那就谈一个呗。后来像大多初恋一样。分手。他人看来的撕心裂肺在米嘟嘟看来却是异常开心。不知何原因,她后来没有再交,甚至是,带有抵触情绪的。九典是问过她的。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啊。
       .
       .
       .

      九典,我是认真的。请和我交往吧

      是一个傲凉的秋,晚风将手中花香吹乱。留下一小团影子在长椅旁安静地颤动双肩.莫名的,莫名的自己就变成了爱恋中第三个人。

      差点,一点点。米嘟嘟认为就再一秒她就心动了..然后他说

      我们分手吧。她发现了

      第一个瞬间,懵了。
      第二个的间,恍然。
      第三个瞬间,恶心。

      也许男生并非都如此,但米嘟嘟认为已经够了。
      辰沐会在晚自习的课间出来小遛,这是从新高一入较之后形成的习惯。他不知为何白天众星捧月的她在用拳重锤着树干,不知为何她总在那个长椅上孤零零地坐着。她仰着头,泪角的某物反射月华莹莹发光,嘴角的弧度渐渐扬起自信而完美,然后深呼一口气,与他擦肩而过。
       心脏会在见到她时不住跳动,会在她泪目时忽然一紧,很想去抱抱她却又在她与自己擦肩时微微握住即将伸出的手。
她与他不熟。
       .
       .
       .
       .

      九典怔怔地翻着她与嘟嘟的聊天记录。唉?  唉?!!!

周日的游乐场四处挂着七彩的氢气球。身着玩偶装的小哥哥脚一滑。放丢了一只小的,就如现在的米嘟嘟。被小姐姐拒绝后的想象中的两人之约,结果变成四个人一起,还被迫吃狗粮。望着那只讨离鸟笼的气球心悄然随之而去……

【辰什与九点】开学


九典因为某些原因过分提早交了第一次作业。她是个很在意老师看法的学生,心里又一次感到不安

辰什的大学生活正式开始了,快节奏的开端。他已经有了方向,但看到大多人与自己选择了不同的专业。前路的雾渐渐掩上。

米嘟嘟很幸运的成为九典的同班同学。在班交际满足不了她的兴奋。全校都识交了这个小可爱。谁又知道 她对家的速避呢。

辰沐也爬上了冲向高考的赛道。练习册堆得老高。每天抱着老沉的册子在宿含楼与教学校间来回活动筋骨。烦恼呢,也许也是有的吧?看着空间的某个动态愣神的是谁呢

【辰什与九点】 仅是喜欢,仅此而已。

新人文,食用愉快|ω・)

辰时,拼音:【chén shí】

辰时即食时,又名早时等。古人“朝食”之

时也就是早饭时间。(上午 7 时正至

上午 9 时正)。

百度词条如此写到,这使辰什很头痛,因为

九典是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

九典,辰什的女朋友,缺乏自信,身材微

胖,学习一般的高一学生。但辰什喜欢她,

身为大一新生中的佼佼者,几乎是所有人都

认为她配不上他。贴吧,校坛,空间皆有帖

子这是九典悲观的缘由。

九点,一抹在辰时尽头的泡沫,有些人认为

它其实不辰时之内。就像大多数人说的。她

不是辰什的最好选择,当自己的名字与辰什

辰什的名字一同响起,她便会把头埋在手臂

里,不想再听。

…………………………………………………………………               

“九典?九典?”身旁辰什望着你,手很自然

的试试你的额头温度。

你把他的手打掉,说,我受不了了,我们

分手吧。

没有偶像剧中的挽留,没有拥抱,什么都没

有,你听到:“你不要回头,永远别回头看”

那天晚上你坐上末班已经非常累,把手机

关上,再不听辰什的车上不睡觉理论,闭上

了眼睛。并没有心痛的感觉。反而很轻松。

事实证明你没有男朋友过得很好。三天内,

你享受着每一秒没有他的快乐。删了他的

QQ微信,屏蔽了他的手机号。看了相关帖

子也只是笑笑,或许这是逃避,即使也喜欢

他,但,真的很累了。

就在你以为就可以这样平淡上学了,你

又遇到他,在电影院,和一个很漂亮的小姐

姐。

“九典,那不是辰什吗?”少有的看好你们在

一起的死党把你推到辰什边上。场面一度尴

尬起来。

“小九?”面前的小姐姐似乎认识你。然后

恍然大悟般朝着辰什点了点头,拽起你的死

党,姐姐请你看电影。顺手把她和你的票

相互交换。

“我不会回头的您放心。”

你在检票口排队,辰什就在你身后。皂香依

旧。

他开口:恩,我相信你。(但不相信自己)

我相信你可以的。我相信你能考试过关。我

相信你能做到更好。因为有我帮你……

这场喜剧电影生生让场内半数人看成了悲

剧,你却因为旁边的人忍住了泪水。他突然

站起来,挡在你正前方。

“她是我同学。”

你抬头,嗯。

“因为照顾新生,团员都有票。”

嗯。

“你不用回头。”

嗯。我知道。

“我会去找你,永远。”

你笑,我累了。

“我喜欢的是你,不是别人的看法,你负

责做自己,我负责喜欢你”

……我尽力。(为了你)

就算九点它不属于辰时,我也可以在明天等

待前一天迷路的九典。

我迷路了。

周围有什么标志性建筑?

有路灯。几棵树。月亮和星星。

路灯的编号是多少?

29。

那天辰什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路过了多少

29号路灯,上天眷顾,他在辰时抓住了昨天

早上赌气迷路的九典。

…………………………………………………………

有时候语言是具有杀伤力的,它在无形中向

那些被谈论者施加暴力,杀人于无形。九典

有辰什作为支柱,别人呢。也许到这儿有人

毫无感受。我也要谢谢你把它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