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憬璟_二景要抱抱

(混更潜水)感谢红心分享,私信点梗笔芯biubiu~

【全职男你】你来过我才难过③

ooc预警
说好的小甜饼被我吃了
小学生文笔 下面是传送阵~
内含私设
我真的不适合写长的
前篇 《少年如旧》

上篇 《你来过我才难过①》

中篇 《你来过我才难过②》

下篇 《你来过我才难过③》

叶:我一开始就有留下一场,算是留给你一个可以超越的机会。
橙:如果不是我。是哥哥的话,会不会一直都是冠军冠军冠军冠军冠军这样?
       你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奔跑,喧哗,光影丢在身后。你看到少年举着伞,在海边站着。你扑进他怀里,雨伞从他手中脱落,你用力摇头。
对不起对不起,伞哥对不起。
      他只是轻轻拍着你的背,任凭大雨冲刷。就像是什么都知道了。你们相遇不是意外,你来自一个别的时空,你喜欢他。巧了,他也不讨厌你。
所以,我的bug小姐,要将我送回去了吗。
      你抬眸看他,少年清秀如旧不染尘埃。他喜欢BUG,擅长发现BUG,也擅于利用BUG。而这次他用他的bug实现了你的愿望。
      这是你和他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你主动牵着他的手在游乐场内到处走着。两个人冒着大雨四处看风景。一起坐了木马,去了鬼屋,穿过镜子迷宫。他总会在终点静静等着你 似乎坚信着。你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
      摩天轮上的爱情传说是大多情侣都会尝试的,当天边的日光渐渐隐没。你们停在了最高的那个地方。
伞哥。
嗯,我在。
      你靠近他,越来越近。最后还是没能鼓起勇气亲吻这个优秀的少年。只是抱了抱他。周围场景变化迅速,你们出现在第一次见面的街道,你松开他,亲手推了出去……
伞哥,晚安……
      他是个超级自信的人,也毫不谦虚,他朝你笑着,摆出了让你也许再也不会忘记的一句话
最喜欢你。

琛:神枪。真正的神枪。
韩:不像个正经玩家,但实力也强得可怕。
雪:如果他还在的话,一切问题恐怕就都迎刃而解了吧?
你:我喜欢这个少年,他曾来过。是我无法留住的美好。

【全职男你】你来过我才难过②

ooc预警
说好的小甜饼被我吃了
伞哥贺文中篇
内含私设
       你坐在网吧对面的公交候车座上,无聊的晃着悬在空中的小腿。看车来车往唯独没有他的身影。
      他说会中午前回来陪你过生日。你等了很久。心被不安完全吞噬,你拨通了他的电话。
阿秋,你在哪?
      对面是浪花拍浪的声音,头顶的乌云厌倦了雨水的重量使它倾盆而下。
阿秋?
啊,我在。我,好像忘记回去的路了……
      他曾会在你放学时带着沐橙送你回家。会自己靠着单车在校门口左边数第二棵银杏树下边等你边打着地鼠机。会坐在你教室的后排假装认真听讲的同时在老师转身写板书时朝你丢着橡皮屑,会让你在他肩上睡上一宿保持不动。
阿秋?
我在。
      前一天还在和叶不羞互怼订什么蛋糕你会喜欢的自信少年在滂沱大雨中无助站着。
我要去什么地方?
     你脑海中有什么东西渐渐变得清晰异常。曾经有听过前辈们说,无论你拿异技做什么,付出等值的交换物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难道我做错了吗……

【全职男你】你来过我才难过①

ooc 错字预警
小学文笔
说好的小甜饼被我吃了
伞哥贺文上篇
内含私设
     伴随着天边最后一颗星星隐去了,对他说的最后一句晚安也消失不见。
伞哥,晚安。
你们第一次见面,在他本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天。你选择改变他的命运轨迹。不顾一切拉住他的手冲出车祸范围,把他留在了你的身边。
      少年看着你,有些发懵。你松开自己的手转身就溜,你害怕,害怕他用其他人看你的神色去看你。那充满怪异的,恐惧的,充满恶意的眼神。
这是……瞬间移动?
      少年反手牢牢的抓住你。你变得像一只受惊的小兽,用力甩也甩不开。抬头怯怯望向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温柔而充满阳光的眸子。
好,好漂亮的眼睛……
你说出口后才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在他被你夸的不知所措时挣开他,向远处逃开……
唉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的声音很好听,苏苏哑哑的成熟暖男音是你那次唯一记住的有关他的信息。这使你在网吧这种喧闹的场合一下认出了他。
       你们大眼瞪小眼。
干什么呢,boss要开了准备一下。
       一个叼着烟头,满脸稚气未脱的少年一把搂住他。
哟,是个女孩子,想谈恋爱了?不是吧你阿秋。
      原来他叫阿秋?你正想着,少年阿秋便把你拉倒身边坐下。帮你去前台温了杯牛奶。
所以。不想别人知道吗。
       他似乎怕吓到你,尽量压低了音量的同时,又保证了你可以听到。你疯狂点头。他看你的反应突然一笑,大手揉揉你毛抱歉没忍住哈哈。你突然从位置上蹦起来。
阿秋!
少年笑的灿烂,迷得你视线所及除了他都失了色。却不知他也在悄然褪色,走向他不该有的未来。

【全职男你】少年如旧

ooc预警
伞哥生贺前的垂死挣扎
生日给糖
来快来揍我
        少年还是18岁的模样,没有浊气的干净面孔,是你看了多年也不腻的。
       不知你是否记得那年南山的飘雪,他只是站在那里微微一笑,就似是春暖花开时。
        他说过,等你。他如约从你的豆蔻年华等到你穿着华裙笑说
阿秋,我也和你一般年岁了。
       你也曾想你们会像普通情侣一样约会,逛街,看电影。他会在寒冬把你的小手小心夹在夹克衫内,听你抱怨:
阿秋,你走的太快了!
      他会在小吃街给你买上一大串糖葫芦。你递给他:
先尝尝?
     羞涩一如少年,红着耳根小小的来上一口。又或是降温的秋,把你的脖子围在自己的围巾里,手牵着手走过那条被金色铺满的银杏大道。
也许的最后是你穿着洁白的婚纱路过他,干净的笑容仍未改变,他说:
别等了,我不回来了